亞當偷吃了蘋果,人類就擁有了智慧

發布日期:2018-10-26 [ ] 點擊數:109次      視力?;ど?/span>

 人類擁有了智慧,就團結起來,開始造城,要在城市創造自己的美好生活。


 城市的誕生

 在《圣經·創世紀》里有一段這樣描述:那時,天下人的言語都一樣。他們向東遷移,遇見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他們商量: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

 耶和華說:看哪,他們成為一樣的人民,都是一樣的言語,如今開始造城了,以后他們就沒有做不成的事情了。不行!我們要下去,要變亂他們的口音,讓他們言語不通,讓他們分散世界各地。

 于是,耶和華讓人類分散在世界各地。

 從此以后,人類就一直在從世界各地努力回歸城市。


通天塔

 2000多年前:

 古希臘先哲亞里士多德說:人們來到城市,就是為了美好的生活。

 2010年:

 城市,讓生活更美好!——這是2010年上海世博會的主題。

 2017年:

 總書記:要牢牢把握我國發展的階段性特征,牢牢把握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黨的奮斗目標。這表達了一個國家和政黨更應追求最高的善,就是人民的美好生活福祉。

 從十八世紀以來,為什么人們浪潮般的涌到城市?

 城市承載著什么樣的美好生活?

 城市的勝利

 18世紀以后,城市化帶動了工業化,創造了大量的產業、就業和機會。盡管任何一個城市,都有富人的城市和窮人的城市,但是,例如像紐約曼哈頓下東區這種窮街陋巷,依然誕生了一系列令人驚嘆不已的成功故事。

 數據1:

 從1800年代英國和西歐的工業革命開始至2010年,全球人口增長了6倍,而城市人口暴增60倍。2007年,全球城市人口歷史上首次超過農村人口;聯合國預測,到2050年,全球人口將增長22億,全球人口總量近100億,而城市人口將達到世界總人口的66%,農村人口將降至34%。

 數據2:

 在18世紀以前,人類大概只創造了全球GDP總量5%,而95%的GDP都是在18世紀之后大量人口聚集城市而產生的;其中,城市貢獻了80%的GDP。城市創造了人類最大的財富!在世界城市發展過程中,城市越大,GDP越高,人均GDP也越高,在10萬和20萬人口的對比中,人口差了一倍,但通常GDP會差4到5倍,如果10萬和100萬的人口相比,不是差10倍的GDP,而是差15倍到20倍的GDP。

 城市讓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人們重新走到一起創造了巨大的財富。人們在城市使用共同的語言,變得更容易溝通與合作,讓觀察與學習變得輕而易舉,極大地促進了思想撞擊、文化交流與科技創新。

 為什么硅谷只會誕生在城市?

 哈佛大學教授格萊澤在《城市的勝利》一書中寫到:只有城市才能夠催生創新。不同人群聚集在城市,不同的知識互相碰撞了之后,產生新思想的概率會更高,所以像印度的班加羅爾、美國的硅谷,都是在城市群中出現的創新的中心。

 從亞里士多德時代到現代,城市一直承載人類的夢想。在《瘋狂動物城》里,兔子朱迪,從鄉下來到城市,經過不懈努力順利從警察學校畢業,成為史上第一任兔子警官,實現自己從小讓世界更美好的夢想。

 試想:如果愛迪生、愛因斯坦、亨利?福特、比爾蓋茨、喬布斯等人不得不終生務農的話,這個世界將會遭受多大的損失呢?

硅谷高新企業分布圖

 全球化的城市化運動已經兩百多年了,城市化的腳步依然沒有放慢,人們依然浪潮般從農村涌向城市,從小城市涌向大城市,從落后城市涌向發達城市……城市化將不會停。

 城市是美好生活的載體。這是城市的勝利!人類創造了城市和城市生活,城市是人類文明的結晶。英語“文明”一詞,就源自拉丁文的“Civitas" (城市) ,這并非偶然。從亞里士多德時代到現在,城市歷經了數千年的發展之后,城市還在壯大,并向都市圈和城市群發展。而人——城市——美好生活,始終是一個緊密相關的永恒的主題。西方歷史上,蘇格拉底的“至善生活”,柏拉圖的理想國,都是關于人類美好生活的構想和概括。

 城市,是否就等于更美好的生活?

 在城市的人口高增長下,城市出現了諸多問題:交通擁堵、房價快速上漲、產業后勁不足、環境污染嚴重、空城鬼城等現象層出不窮等等。

 案例1:

 底特律曾經是美國汽車工業代名詞,最輝煌的時期,坐擁三大汽車巨頭:福特、通用、克萊斯勒,人口180萬,為美國第五大城市。但2010年,底特律只剩70萬人口,成為美國最貧困的城市之一,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之下,失業率居高不下,刑事犯罪率名列前茅,成為美國最危險的城市之一。

衰敗后的美國汽車工業城底特律

 底特律衰敗的主要三個問題:

 1.哈佛大學教授格萊澤在《城市的勝利》一書中寫到:底特律最大的失誤,在于忽略對人的投資,包括人才教育、孵化和激發創業精神。

 2.沒有推動產業轉型升級和城市轉型升級。

 3.路到盡頭,卻不轉彎。當城市已經走向衰敗后,將錢投資于大規模房地產建造,希望借此進行城市更新改造,讓城市重新復興。

 案例2:

 中國汽車工業城長春。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長春汽車工業大幅度滑坡。根據2016年8月18日第一財經網的文章《近十年城市經濟競逐:長沙重慶領跑 東莞溫州大減速》數據:2005年長春GDP為1508.6億元,2015年僅為5530億元,一個如此重要的重工業城市淪落。

 長春衰落的主要三個問題:

 1.人口大規模流失。在《吉林省城市競爭力藍皮書:吉林省城市競爭力報告(2016-2017)》顯示:長春在全國人口流失最嚴重的10個城市中排名第5位。

 2.在產業方面,未能形成產業鏈和產業生態,被后起的上海大眾、天津豐田、廣州本田等城市紛紛彎道超車,不僅形成了產業鏈,而且圍繞汽車的高端旅游與文化服務也已經成型。

 3.摩天大樓使勁造,造的全是虛幻泡影。人口仍在源源不斷地流出,城市產業空心化,有想法、有實力的人率先出走,給當地留下一地雞毛。

 綜上:

 像底特律、長春及中國的克拉瑪依、大慶、鐵嶺、鞍山、鄂爾多斯康巴什以及東莞等城市,已經成為名符其實失落的城市。最關鍵的原因在于:在人——城市——產業三者之間,未能構建人、產業、城市的和諧共生、融合發展的“產城融合”的城市生態。

 城市從來不是無中生有的,也不是傳統房地產的鋼筋水泥堆砌出來的,而是在進行人力資本投資、推動產業不斷升級之后的產業生態系統、生活生態系統、生命生態系統和智慧生態系統的載體,只有這樣的城市,才能締造美好生活。一個美好的城市,一定是圍繞人和城市的“生產-生活-生命-生態”運行的。

 對于一個城市來說,最重要的是產業,產業是一個城市的心臟,是動力源泉,教育、文化、醫療等等都是以產業為基礎的。城市的最基本的功能就是創新,而產業就是城市創新的源泉。城市更新,也是產業升級的過程。一個城市,是否能在未來的競爭中勝出,關鍵看其城市產業的能級是否得到了提升,是否能向高價值、高創新的高端產業轉型。

 城市的產業更新和產業生態,才是美好生活的源泉。

 如果說,產業是城市的心臟,那么,人口就是一個城市的靜脈,那么產業資本就是它的動脈。人口跟著產業走。



 上圖是2016年春運遷徙大數據人口流動圖景,描繪出了中國各個城市的地位、等級、關系與糾葛及全國人口流動聯系圖。

 由啟信寶提供的全國1.1億家企業的全樣本數據庫,給我們展現了全國跨城市資本流動地圖:

 最亮的三個點分別是:珠三角城市群、長三角城市群和京津翼城市群。這三個城市群與成都-重慶西部城市群構成了一個鉆石形狀,僅有星星點點的東北和西部的幾個亮點游離在外。這顆大鉆石內的資本流動,占據了全國資本流動的90%以上。

 再看資本的流入城市:

 由上圖可見,吸引外來控股型投資的城市除了“北上深”,還有相比投資排名,寧波、杭州、嘉興、成都等,居于前十。

 這些城市共同的特征是什么?——產業!以杭州為例,是杭州成就了阿里巴巴,同時阿里巴巴成就了杭州,構建了中國最好的互聯網產業生態城市,構建了城市——產業——資本——人才生態鏈,要素在此聚集,城市、產業、企業,一起走向世界!

 處于產業生態低維度的城市,很多就變成了傳統房地產消耗金融資本的城市空轉。前重慶市市長黃奇帆撰文指出:

 我們國家現在有32個中心城市和直轄市,有5個城市,已經連續多年,房地產投資每年占整個GDP的60%以上,有16個城市比例偏高。這些城市,房子賣得多,工商產業沒有跟進,空城鬼城便會出現,各種情況都有。房地產在國民經濟中產生的GDP是7%,但綁架的資金量是28%左右;2017年,工農中建交等主要銀行,新增貸款的百分之七八十是房地產,全國而言,到去年年底,全國新增貸款量的46%是房地產。從這個角度講,房地產綁架了太多的金融資源,也可以說,脫實就虛,這么多金融資源沒有進入實體經濟,都在房地產。

 從城市的勝利走向人的勝利


 到2030年前后,中國的城市化率將接近70%,將有3億左右的農民進城;在未來的20年間,城市化將是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主旋律之一。我們需要在這樣的大背景之下來重新思索美好生活在今天中國的城市含義。總書記關于美好生活的思想,又將為中國的未來城市建設提出什么樣的新課題?

 從城市的勝利走向人的勝利,這才是城市的終極意義。城市承載著人類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也檢驗著人口、產業和資本的質量和水平。而城市中的人,才是構成一座城市的根本。城市的核心并不是房地產,并不是高樓大廈,而是生活在其中的人。

 讓城市“慧”生長

 智慧產業新城浮出

 人類擁有智慧以后,其實很早就通過神話和傳說,賦予其他事物以智慧。今天,隨著科技的發展,賦予物體智慧已經成為了現實,比如阿爾法狗。智慧城市也隨之誕生。

 舊的城市模式已經難以為繼,新的城市模式是什么呢?隨著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等技術升級應用,催生了智慧產業新城,驅動城市可持續發展,讓城市“慧”生長,重新賦能美好生活。

 這就是創意美好生活。

 美好生活的底層支持,就是智慧化的產城融合——智慧產業新城。它由智能物理平臺(智慧地產)、智慧城市平臺(智慧園區)、產業資源平臺(產業互聯生態)和智慧運營平臺(政府+金融+孵化+服務的產業賦能)四大平臺層構成。

 智慧產業新城,是解決城市化和經濟增長“產城協同”城市模式。據世界銀行預測:當這種智慧模式的應用程度達到75%時,城市的GDP能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增加3.5倍,從而讓人的生活更美好。

 智慧產業新城,本質上是把一堆實體產業或高科技企業聚到一塊。圍繞技術、資金、人才、市場提供服務,做產業互聯生態,聚合產業資源、國家政策導向、市場要素、智力要素、資本要素,就像一片森林的長成,因為陽光好、土壤好、水質好、空氣好,能自己長出一片森林,形成一個產業生態。

泰豪產城集團 創意美好生活

中國產城融合模式的開創者

中國智慧產業新城的引領者

 泰豪集團,30年來,泰豪集團的產業聚焦于智慧能源/電力、智慧城市、智慧軍工、大學教育+產學研創等國家產業風口,構建了強大的產業內容和產業生態鏈,形成以產業內容、產業資本、科技創新為三駕馬車的融合驅動,從科技園區向產城融合發展。

 泰豪產城集團,是泰豪集團旗下的產城融合平臺,聚焦大教育、大健康、大數據、大文創和軍民融合等5個產業垂直深度領域,構建“泰豪5+N”產業互聯生態平臺,致力于推動智慧產業新城模式,為企業筑家,為產業賦能,促產業互聯,圍繞城市——產業——人的“四生”(生產、生活、生命、生態),從眾創、孵化到產業加速,為產業進行賦血、賦命、賦能。

 泰豪產城融合的“四個一”頂層設計

 一個生態鏈:這是泰豪產城的“人-產城”一個生態鏈設計,重構“人-產-城”和諧共生、融合發展的新生態場景,重構城市生態文明,以智慧化技術和生態化產業,打造美好生活場景。

 泰豪產城融合的頂層設計“四個一”還包括:

 一個價值鏈:圍繞“人-產-城”的“生產、生活、生態、生命”,促進產業要素流動、聚合,向內形成內生性產業生態閉環,向外建立優勢外部資源鏈接,形成內外資本融合、內外技術交流、內外市場銜接、內外產業共同發展的局面;

 一個創新平臺:泰豪5+N產業互聯生態平臺。

 這是泰豪智慧產業新城配置全要素資源的“5+N”產業生態創新平臺,泰豪產城融合“四個一”的頂層設計之一,聚焦教育、健康、創意、能源等產業垂直領域,它的核心不再是傳統產業園區簡單的生產、研發、物流、辦公的物理分區和功能布局,而是以創新資源和要素的統籌、流動構建核心價值,像一個產業元素和市場要素召喚師,將各種元素進行融合,打通各種資源鏈接,制造產業新物種和產業新生態。

 一個能力平臺:這是泰豪集開發能力、產業能力、運營能力為一體的能力平臺,以產業運營能力為主,以產業資源能力和新城開發能力為翼,包括了產業創新、產業孵化、產業加速、產業規劃、產業研究、產業資源、產業資本、產業空間等產業內容,以及智慧城市、智慧園區開發的新技術應用場景。運營能力不僅是它的頂層設計和服務體系,還更重要的是優質資產的財富管理和資本管理,如發信托、發債券、資產證券化等。資產證券化是圍繞企業的“生產、生活、生態、生命”,進行賦血、賦命、賦能,是推進產業新城模式得以快速發展的動力。

 智慧產業新城,創意美好生活